亲子鉴定需要多少钱-dna亲子鉴定-广东华曦司法鉴定中心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8805-391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解读

孩子出国前,他去做了亲子鉴定,拿到检验单却

2019-12-31 14:07:15    华曦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

“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

“养了18年,到底是不是亲生的有这么重要吗?”

重庆江北区一栋毫不起眼的小楼里,一个男人坐在走廊里,痛苦地用双手抵着头。

在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的门外,李然第一次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痛苦和迷茫。

因为儿子要出国,自己和儿子不在一个户口簿上,两个星期前,一家人有说有笑地来到这里做了亲子鉴定。

然而,今天八点不到就出门来取结果的他

看到鉴定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排除李然是李峰的生物学父亲”的那一秒,这个见过世面经历过风雨的男人,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还好一旁的鉴定助理反应够快扶住了他。

 

(示意图)冲回家找老婆闹个一清二楚?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是自己疼了18年的孩子?

(示意图)

冲回家找老婆闹个一清二楚?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是自己疼了18年的孩子?

这两种想法就像两个赤着膀子红着眼的小人,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脑海里,随时准备大打出手。

疼了18年的儿子,怎么就突然间不是自己的儿子了呢?

 

 

“戴着绿帽子,替别人养了将近20年的儿子,现在还要花上自己一辈子攒下的汗水钱送他出国,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啊?”

想到这里,李然鼻子一酸,眼泪顺着他那不太光滑的脸流到了嘴里,又苦又涩。

“可是李峰那个孩子明明和我长得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时候他刚会张嘴说话的时候第一个喊的也是爸爸啊”。

 

 

“这个孩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事,小时候每次给他买了好吃的总是第一口送到我嘴里,每天我下班回家他都早早坐在门口等着”。

“就连前两天同学叫他一起出去旅游,他都说不去了,想在出国前多陪陪爸妈”。

“这么乖的好孩子,怎么就突然不是我儿子了呢?”

李然想到这里,心就像被人用力揪起来一样痛,各种苦涩在他心里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工作人员倒好的水在他历经这一系列心理斗争时已经在纸杯里悄然无声地凉成了冰水。

“就算不是我的儿子,孩子又有什么错?”

突然,他站起来,嘴唇微微发抖着,问了一句

“能改结果吗?不然孩子出不了国,就不能去留学。”

话刚说出口,他就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这是一种父母。

而前两天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留美博士赴美失联,以及留美博士被亲人勒索、遭父亲砍死,

这也是一种父母。

出生在山东一个偏远村庄中的赵庆香就像是现实版的樊胜美。

同时也是个人能力plus+Max版的樊胜美。

 

 

她家庭条件很一般,却从小成绩优异,年年拿奖学金和助学金。

上学时候起她就开始用业余时间打工赚钱往家里寄。

在她大学时期家里就靠着她的资助盖起了新房。

认识了后来的丈夫魏斌之后,两人决定一起去美国读博。

因为赵庆香家条件限制,于是魏斌的家人帮她出了这笔钱。

 

 

来到美国之后赵庆香也没敢歇着,一边做研究一边工作赚钱。

一发工资就往老家寄。

并不宽裕的手头在家里无止境的索取下变得更紧巴巴。

但在她父亲看来,她做得远远不够。

对于赵庆香出国读书这件事,在她父亲看来根本就是浪费钱。

“一个女儿家不出去赚钱养家,我把你拉扯那么大干啥”

弟弟娶媳妇找她要钱,弟弟盖新房找她要钱。

“你弟弟都28岁了,因为有癫痫,一直娶不上媳妇,这次看好了一个,对方要求必须在县城里买房。”

“你是她姐,你不管他谁管?”

在这样的高压下,赵庆香还没崩溃,她的父亲却先一步发疯了。

 

(赵庆香父亲)在最后一次回国时,赵庆香给了父亲1600美元,自己浑身上下就剩1000美元了。

 

(赵庆香父亲)在最后一次回国时,赵庆香给了父亲1600美元,自己浑身上下就剩1000美元了。

眼看着自己想要的数要不到手,赵庆香的父亲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趁着女儿女婿熟睡时,他挥起手里的斧头砍死了女婿,又冲进屋里用刀砍死了亲生女儿。

 

 

这是怎么的一种畸形心理啊

在她父亲看来,赵庆香死得理所应当,似乎家人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

“女儿白养了,自己弟弟不肯帮助,娶不上老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活不好,你们也别想好好活着。”

这句话让人隔着屏幕都能感到不寒而栗。

 

 

以上两种父母,让我们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和他们的选择。

但这都是人性。

只不过前一个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而后一个散发着人性最深不见底的恶臭。

小时候总是听老人家说,孩子是来向父母讨债的。

赵庆香不光帮家里还了债,就连自己的生命也还给了父母。

很多人被那句“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戳中过泪点。

这句话也变成了网友们用来点评别人家事的时候最爱用的一句话。

 

 

可是也仅限于别人家的事。

真正到了自己头上,却很少见人用这句话来原谅自己父母做的不对的地方。

你们是第一次做父母,我们又何尝不是第一次做子女?

还记得那个8岁小孩写的诗吗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儿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 没想到 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如果现实世界真的可以挑妈妈,恐怕没有人会选择做这两个留美博士王永强和赵庆香父母的孩子吧。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做父母,但是成为父母是一种选择。

而成为子女却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决定的。

他们这些当事人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有着普通的爱恨情仇。

我们作为旁人有时间对他们的家事多加评价时,倒不如想想如何防止这样的悲剧不再继续上演。

类别:
分享:
推荐阅读:亲子鉴定是怎么收费?

亲子鉴定需要多少钱-dna亲子鉴定-广东华曦司法鉴定中心 X

备案号:粤ICP备13050372号